少女赴新工作坠楼瘫痪 已助缴清杨惠媛医药费 杨母叫苦 爱心组

少女赴新工作坠楼瘫痪 已助缴清杨惠媛医药费 杨母叫苦 爱心组

少女赴新工作坠楼瘫痪 已助缴清杨惠媛医药费 杨母叫苦 爱心组

王騝发已协助在狮城离奇坠楼致瘫痪的19岁少女杨惠媛付清欠下新加坡医院的医药费以及筹获生活费,超级摩托车爱心组不解为何杨母仍哭诉遭新加坡院方追讨欠款及生活清苦一事。由于杨惠媛的父亲杨发财于周五在新邦安拔肯迪路“死亡弯”撞树毙命后,杨母吴玉萍哭诉遭新加坡院方追讨欠款及生活清苦一事,引起大众的质疑,超级摩托车爱心组主席王騝发、队员许坤登、陈可竣、王靖强、吴进伟,于周六下午在武吉淡汶社委会主席拿督陈建宝和当地闻人郑添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公布筹款账目,做出澄清。

出示账目澄清质疑

王騝发指出,在超级摩托车爱心组协助下,杨惠媛在去年11月乘飞机返马入住槟城中央医院后,于该组召开记者会为杨家筹款以摊还狮城医院医药费26万6740令吉35仙(8万8913.45新元),捐款人直接将钱汇入杨母吴玉萍(50岁)的银行户头。

他指出,由于担心公众捐款被滥用,该组有权监督义款,因此在筹款前取得杨惠媛父母的同意签署华英文同意书,即同意接受该组为他们筹指定的款项,若公众捐款不足支付医药费,该组会设法筹足;若捐款超过预定的数目,则需交出让其他有需要者申请。

他说,召开记者会筹款当晚,杨母的户头显示捐款已达20万令吉,隔日晚上队员陪同杨父(死者杨发财,45岁)再往提款机检查,当时捐款已达69万3000多令吉,队员当场以手机拍摄提款机荧幕显示的数目后,他于去年11月6日召开记者会吁公众停止捐款。

“当晚再检查户头,捐款已达77万令吉,7日晚又再飙升至84万令吉。在筹款期间,许多民众亲自把钱交给杨家,指是红包钱,其中也包括义卖鲜花所得的6000多令吉,总数共约3万令吉。

后来我们于去年11月16日检查时,发现有一笔为数5万令吉从户头提出,当时杨父也要求再提出3万令吉,以便摊还欠下的2期屋期、装修屋子让杨惠媛住及一些新加坡的欠款等,因此,杨家共取了11万令吉。”

王騝发:同意支付20万狮城医院允不追究余款

王騝发说,过后他前往新加坡陈笃生医院洽谈摊还杨惠媛的医药费事宜,院方同意他们支付20万令吉,其余款项可免,但院方表示不能直接勾销余款,这笔余款将会在3至6个月后被列入“烂账”,然后就不会再追究。

“我返回大马后,于去年11月18日和杨家父母前往银行关闭户头,但杨父表示要保留该户头,仅同意暂时冻结,阻止公众汇钱,当时捐款共达90万4081令吉82仙。

共筹获逾90万

“我当天将20万汇给新加坡院方,并将汇条传给对方,后来对方回复已收到款项。”

他说,缴还院方20万令吉,以及杨家之前先后取出的5万及3万令吉后,剩余款项有62万3114令吉79仙,杨父要求留下一些款项,毕竟杨惠媛还没完全复原,该组原本同意留下12万3114令吉79仙,但在请求下,留下22万3114令吉79仙,而爱心组将40万令吉公开给其他有需要者申请。

“这40万令吉我们陆续批准几个慈善机构申请,目前还剩下20万令吉。”

听闻不良传言查问使用义款

王騝发说,后来由于陆续听闻一些对杨家的不良传言后,他和律师罗汉明于本月初约见杨家夫妻,询问义款如何花用,当时杨父表示他拟改行当渔民,并以5万令吉订金购置一艘渔船,银行存折剩下15万多,该组要求杨父将义款一半捐助槟城红新月会,杨父当场答应。

“隔日我们到银行,杨父表示要领出定期存款15万,将7万5000令吉交给爱心组,其余存为定期存款。当时我们要求他提供其银行存折,但遭到拒绝。

“为何不求助?”

“我不明白为何杨发财车祸去世后,杨母向媒体喊穷及指院方追欠款,为何杨母没有直接向本组求助,让本组了解他们目前近况?”

他说,爱心组账目一向透明,协助许多人渡过难关,他也呼吁公众捐款应采取公开方式,才能让义款透明化。

杨慧媛是因父亲去年车祸受伤后赴新加坡工作帮补家用,不料却于2个月后,即去年10月3日发生坠楼意外,导致左脑细胞坏死,目前身体右边瘫痪。

少女赴新工作坠楼瘫痪 已助缴清杨惠媛医药费 杨母叫苦 爱心组

吴玉萍凭吊亡夫。

杨母:户头只剩7.5万“不能争取后续治疗费吗?”

杨慧媛的母亲吴玉萍受访时反问,其银行户头只剩7万5000令吉,难道她不能为女儿争取后续治疗费吗? 

她说,由于这8个月内杨惠媛还需持续治疗的费用,所以引起双方不同的意见。 

她说,有人指杨家呑了巨款,但义款中,杨家只拿了42万5000令吉,当中还给新加坡20万令吉、槟城私人医院6万令吉、杨惠媛家庭医疗设备及8个月治疗费5万令吉、偿还前往新加坡时向友人借贷的2万5000令吉、拖欠的屋贷及租金等杂费1万余令吉。 

“原本剩下15万令吉,月头被超级摩托车爱心组取走一半,剩下7万5000令吉,以供女儿每个月的医疗费及辅助品用。难道,我不可为女儿存些医疗费用吗?而这7万5000令吉难道够女儿用一生吗?她一个月的花费需要2000令吉。”

每月医疗费2000元

她说,现在其夫已逝,女儿还瘫痪在床,超级摩托车爱心组主席说要把多余的钱捐给有需要的人,她都没有反对。 

“我女儿现在迫切需要义务物理治疗师,因家里唯一的轿车已撞毁报废,已没有交通工具,无法带女儿进行一个月6次的物理治疗,因此担心她筋骨萎缩。” 

她也说,丈夫死后,一家的经济将由她一人承担,长女因收入不稳定而身兼两职,现在仅靠这些微薄收入负责2名孙子和15岁儿子,每个月花费近3500令吉。 

“我已没有能力支付杨惠媛每月2000令吉医疗费了。”

相关推荐